>首页> IT >

中国第一颗卫星之父那些不为人知秘密!一起了解一下

时间:2020-06-17 16:49:28       来源:蝌蚪五线谱

今年4月24日是第5个“中国航天日”。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升空,拉开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序幕,中国成为继苏、美、法、日之后世界上第五个独立研制并发射卫星的国家。时至今日,“东方红一号”仍围绕地球飞行。

作为“两弹一星”中“一星”的领头雁,“东方红一号”凝聚着中国几代科学家智慧和心血。他们之中有一位,出身农村,师范毕业,凭着努力进入中国科学院。他全心扑在卫星事业上,主持并见证了“东方红一号”的升空。遗憾的是由于早逝鲜为人知。

他的故事,要从那个难忘的国庆节说起。

囹圄赵老传信息

1968年国庆节,中国科学院某处封闭教室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痛苦地写着检查。本来应该参加国庆,等待毛主席的接见的他。由于文化浩劫,不但身陷囹圄,还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无法参加工作。

老人名叫赵九章,中国科学院“651项目组”总负责人,地球物理所所长,第一个“中国卫星发射十年规划”制订者,也是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研制倡议者之一。

此刻,深感复出无望的赵老,悄悄地写了一张纸条,让送饭工人带给自己的助手钱骥。纸条上鼓励助手继续向前,一定要让卫星升空。

遗憾的是,直到十多天后赵老含冤而逝,纸条还在工人手里。

农家学霸上师范

钱骥虽然没收到纸条,但也不耽误他继续默默努力,因为,他从小就是个很努力的人!

1930年夏,江苏金坛县西旸西下杖村传着一个好消息,老钱家长子钱骥考上省立中学。这是当时全省最好的中学,十里八村难得有一个。

老钱虽然姓钱,但家里没钱。英年早逝,留下七个儿女。穷人孩子早当家,长子更应如此。长子钱骥每拿着母亲卖地凑来的学费,含泪入学。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做家里的顶梁柱。

哪知次年九一八事变暴发,省立中学不得不停课。钱骥只能选择去县立初中上学,这里不要学费,离家也近。而且他成绩次次名列前茅,老师同学都很喜欢。思想进步的他还加入共产党的外围组织,这件事对他的人生影响深远。

钱骥初中毕业后,没有去上高中考大学,而是选择了费住宿全免的师范院校,三年后毕业当老师按月领工资,这样不但不给家里添负担,还可以帮家里很快解决困难。

一波三折到中央

1939年,他师范毕业本想分配到小学任教,端个“铁饭碗”。不料抗日战争爆发,大量人员涌入处于后方的江苏,人多岗少,没有一点儿关系的钱骥毕业即失业,只能再另投它路。

从同学那里听说中央师范不用交学费,就是入门考试很难。他想去试试,回到家里开始闭门自学,没多久就把以前的考题研究透了。

学霸钱骥在考试中发挥出色,尤其是语文,作文《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论》得到改卷老师的好评。

1943年,钱骥从中央师范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去中学到老师,而是听恩师沙教授的安排留校助教。

“成绩好,思想觉悟高,还组织学生运动,不能当个普通的老师。”沙教授眼光很独特,是钱骥生命的贵人。

当了4年助教后,沙教授推荐钱骥到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协助院长开创地球物理研究。院长赵九章,又是钱骥生命中的一贵人。

30岁的钱骥终于踏上科学研究之旅。

气象预报转科研

钱骥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天气预报的仪器。为提高中国气象观测质量,他提出应建立规范,进行定期仪器标定,研究制造适合我国国情的气象仪器,是气象发展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下令中央研究院把仪器、设备、全部资料等整理好,做好搬迁的准备。钱骥冒着生命危险,在赵九章带领下,拒绝南迁并保护了先进的仪器、设备和资料,也保住了包括科学家在内的整个科研系统。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研究院并入中国科学院。 由于钱骥早年参加共产党的外围工作,深得党的信任,所以被任命为中科院的设备接受专员。

1950年,赵九章等18人创建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钱骥任办公室主任。地球物理是指通过重力、地热、地磁、地电等方法来寻找地球内部资源的一门综合性学科。钱骥对地磁、地震波进行深入研究,对地震台址进行实地考察,从而提出地震台站布局应综合多因素进行系统研究的设想。

接着,他组织出版了《中国地震资料表》,翻译了《测震学中几个理论问题》,系统介绍地震仪器设计原理等,推动我国地震研究向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由此,钱骥名列中国地理物理学科的开创者之一。

由于工作需要,钱骥被保送到军管会学习,并于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时时处处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忘我地工作。

又是管理又是学习,钱骥很忙。不过忙的多是事务性工作。真正进入科研岗位是1953年,职务是地球物理研究所二部(空间中心前身)卫星设计院业务负责人。

空间科学是一个国家科技实力的主要表现,抗美援朝之后,我国领导人就有发展空间科学的想法。钱骥全身心投入到中国空间科学事业的创建工作,不但协助赵九章全面研究空间科学,收集国外关于空间科学的研究资料,还撰写论文指出卫星是空间科学新的里程碑,要加大空间科学的投入力度,发展自己的卫星,做好卫星研制的准备工作。

钱骥在研究空间科学的工作中,敏锐地发现人造卫星对科技实力的影响,撰文倡议国家加大对空间科学的投入力度,做好人造卫星研制的准备工作。

机会说来就来。一件全球瞩目的消息让钱骥的努力变成了现实。

卫星计划初启动

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消息传来,钱骥失眠了。他想放弃研究多年的地理物理专业,专心研究人造卫星。

正好,钱学森、赵九章等科学家也有此想法,他们联合向国务院提出研制人造卫星的申请。次年,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成立“581专案组”(即1958年国家第1项重点工作),主要负责卫星探测及相关空间物理研究,由此启动人造卫星研制计划。

钱骥被任命为“581”的副主任,负责在卫星的天线、环境格式等方面进行研究,确定卫星升空的理论依据。当年10月,中科院物理代表团成员访问苏联,钱骥同行。

由于表现优异,钱骥1959年被任命为人造卫星技术总负责人。此后几年时间,他率领各个小组到相关研究单位,协调资源和进度,先后落实了200多个预测和试验项目。还组织完善了6个科研室,在卫星技术、火箭探空等8个领域取得科研成果,奠定了卫星升空的根基。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火箭探空,它不仅是导弹、核爆炸实验急需的项目,还是卫星发射的中间步骤之一。1963年,在钱骥的指挥下,T-3探空火箭成功测出高空的风力情况。此举可通过雷达反射测出速度、加速度、方位等数据,计算出高空的风向、风力等,以助卫星升空。

主持设计“东方红”

“姓钱很好嘛。我们搞尖端科技,核弹导弹卫星,哪一样都要钱。”1965年6月的一天,北京中南海西花厅里,周恩来总理笑道。他对面,正是中科院卫星技术总负责人钱骥。

由于第一次给总理汇报工作,钱骥显得有些拘谨和紧张,额头上渗出几滴汗珠。细心的周总理为了调节气氛开句玩笑。

“是,是,我们国家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但愿我能在航天设计上省些钱。”总理的亲切让钱骥立马感到轻松。他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仔细汇报人造卫星的设计方案。

方案里提到的细节内容周总理均一一认可:人造卫星命名“东方红”,人造卫星的重量和工作时间,“东方红一号”预留太阳能电池的位置……

这次汇报很成功。

两个月后,周总理主持中央领导人参与的航天工作会议。会上通过了钱骥提出的人造卫星研制方案,并将此工程的代号定为“651”项目。“651”的立项,标志着我国的卫星事业进入研制实施阶段。

赵九章任“651”项目的总负责人,钱骥为技术总负责人。两人通力合作,仔细设计“东方红一号”升空方案,拟定各组成系统的指标。为了完成这一切,钱骥常常夜以继日工作,病床上也阅读资料。

当年10月下旬,国防科委组织“东方红一号”升空总体方案论证会上,钱骥的报告《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方案设想》得到通过。

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东方红一号”卫星在酒泉发射成功,举国欢腾。目睹这一切的钱骥流下激动的泪水。

此时,老领导赵九章含冤去世一年多了。钱骥硬是顶着压力接过“东方红一号”总负责人的担子,继承老领导的遗志,艰难地走了过来。

卫星路上不停歇

擦干激动的泪水,钱骥迅速投入到卫星研究工作中。他的目标是试验通信卫星。此卫星可用于电话、电视和广播传输试验,可覆盖全国的信号传输,彻底改变边远地区通信落后的状况。

根据当时的科技实力,要完成通信卫星升空,需要进行多种论证及探测仪器预估。

经过反复论证,钱骥提出直接发射静止轨道试验通信卫星的方案。此方案缩短了在卫星通信方面我国与其它国家的差距。1974年,他升任为空间飞行器总体设计部主任。

1979年,钱骥升任为空间技术研究院副院长,主抓空间技术的预测工作。凡事预则立,预测工作比研究实体更难。他任职期间,特别注意研究卫星的寿命,重视预测资料的收集和保存,为气象卫星、通讯卫星等的研制保驾护航。

钱骥工作上尽职尽责,人品上得到各级领导、同事的好评。同行请他修改科学报告时,他当作自己的作品,逐字推敲或大段补充,从不留名。即使有人在署名栏加上他的名字,知道后也要求去掉。

长期工作劳累,钱骥患上癌症。1983年8月18日,他走到生命的尽头,享年46岁。

病床床头,是成堆的卫星技术资料和航天方面的刊物……

两弹一星话外音

钱骥对于大多数国人而言,这个名字是陌生的。相对于“航天三钱”中家喻户晓的钱三强、钱学森来说,钱骥更是显得非常低调。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他去世得早,二是他设计的“东方红一号”卫星是从赵九章手里接过来的,后续工作又交到孙家栋手上。过渡性人物容易被人们忽略,自古亦然。

可是,国家不会忘记他,1999年国庆50周年前夕,钱骥被追授为“两弹一星”元勋。

他与大部分元勋都不同。23人里,钱骥的起点最低。出身农民家庭,20世纪30年代的师范(中专)生,按理他没有机会接触到尖端的航天科技。

但他做到了,除了是共产党员,有一定思想觉悟外,更多靠的是勤奋。“天道酬勤”这句话在钱骥身上再次得到证明。

所以,出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颗上进的心,敢拼的劲。中国“飞天英雄榜”上,钱骥无疑是上进的最典型代表之一。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他。

再次向这位“东方红一号”总设计师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