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难题多年无解 心通医疗赴港上市会是一剂解药?

时间:2020-11-12 15:47:20       来源:千寻专栏 港股研究社

近年来,中国老龄化进程加速,截止2019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占比超过12.6%,很快将达到中度的老龄化社会的标准。伴随着人口老龄化加深,类似退行性心脏瓣膜等老年病也逐渐进入高发期,一些相关的医疗概念股估值水涨船高。

在这样的背景下,微创医疗旗下微创心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主板上市申请。据招股书显示,微创心通医疗是一家中国的医疗器械企业,专注于心脏瓣膜疾病领域的创新性和潜在最优整体解决方案的研发和商业化。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全球主动脉瓣狭窄患者预计将从2019年的1970万例增至2025年的2210万例,年复合增长率为14.3%。赛道潜力被认可的心通医疗究竟成色几何?未来又将具有怎样的投资价值?

亏损难题多年无解,为何能得摩根大通、花旗“撑腰”?

由于医药行业一直以来都属于前期需要巨额投入的行业,因此亏损是医疗概念股的通病,心通医疗也不例外。据招股书数据显示,公司在2018年度、2019年度以及截至2020年7月31日止七个月,分别亏损人民币6026万元、人民币1.45亿元、人民币1.93亿元。

而在2018年度、2019年度以及截至2020年7月31日止七个月的亏损数据中,公司产生经营性现金净流出分别为人民币7022万元、人民币1.43亿元及人民币7568万元,该等经营性现金净流出主要是由于公司于往绩记录期间产生大额研发成本。

连年亏损,研发支出居高不下,导致微创心通医疗不可避免的出现现金流吃紧。截至2020年7月31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人民币6.98亿元。公司估计截至2020年7月31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将足以维持公司的财务能力28.4个月。这样看来,心通医疗选择回港上市无非就是希望借此拓宽自己的融资渠道。

在招股书数据多个指标并不理想的背景下,微创心通医疗的保荐阵容却堪称豪华,摩根大通、花旗以及中金公司担任其联席保荐人。

这些机构之所以看好微创心通医疗,一方面,基于今年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下,随着医疗器械行业的技术转型升级,再加上对国家持续加大医疗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乐观预期,人们对其需求或得到一定的持久性释放。心通医疗的母公司就实现了年内232.31%的涨幅,那么,心通医疗被机构看好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母公司利好的影响。

并且据Evaluate MedTech发布的《WorldPreview 2018, Outlook to 2024》显示,2017年全球医疗器械市场销售额为4050亿美元,同比增长4.6%;预计到2024年销售额或将达到5945亿美元,2017-2024年间复合增长率为5.6%,行业未来的发展潜力可观。

另一方面,微创心通医疗主打的TAVI与TMV两个细分赛道同样受资本市场看好。在TAVI领域,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预计全球TAVI市场规模将从2019年的48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10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2.9%。其中中国TAVI市场将从2019年的人民币3.92亿元增至2025年的人民币50.5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3.1%。

在TMV领域,2019年,全球和中国的二尖瓣返流患者分别为9670万人和1060万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随着TMV修复╱置换产品市场需求不断增加及创新性TMV技术不断出现,到2030年,预期全球TMV市场规模将达174亿美元,最终将增至全球TAVI市场的三到四倍。若心通医疗能够成功登陆港股市场,能否复刻母公司的涨势?

借港股“东风”,心通医疗能否“后发制人”?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心通医疗此次赴港融资,很大一部分将被分配予公司的核心产品。包括用于产品的销售及营销;上市后跟踪评估等活动。剩下的将被分配给公司现有产品管线的剩余产品并为通过并购、授权引进安排或股权投资与包括医疗器械公司及研究机构在内的全球赋能者合作扩展公司的产品组合提供资金。

但是心通医疗想要复刻母公司在港股的成功之路,以其现在所处的行业环境来看,或许还比较困难。

首先,VitaFlowTM并不是最早出现在市场的产品,缺乏先发优势。VitaFlowTM于2019年7月获国家药监局审批,但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启明医疗的VenusA-Valve、苏州杰成的J-Valve以及EdwardsLifesciences的SAPIEN3亦已获批准于中国进行商业化。

而启明医疗和EdwardsLifesciences在该行业的地位不容小觑。从启明医疗披露的2020年中期报告显示,其亏损从1.38亿元收窄至0.44亿元,营收从0.86亿元增至1.02亿元,有望比心通医疗更快实现盈利。

而作为结构性心脏病和重症监护监测创新领域的全球领导者,EdwardsLifesciences除了在TAVI领域外,经导管二尖瓣和三尖瓣治疗以及心脏结构外科和重症监护都有着极高的话语权,其在医疗器械领域的地位并不是微创心通医疗能够在短期内撼动的。

除了这些与心通医疗一样已经跑通了TAVI商业化道路的公司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医疗器械企业的同类产品正处于临床阶段,这样潜在的竞争对手可能拥有比微创心通医疗规模更大的商业基础设施以及更好的财务、技术和人力资源。微创心通医疗未来无疑将面对更加严峻的竞争环境。

其次,心通医疗正在发力的二尖瓣狭窄和返流领域对于研发要求更为严苛,后续必将存在持续性的高投入,从而带来盈利上的更大压力。目前行业内仅有七款tmv修复或置换产品获得FDA批准或CE标志,门槛相对较高也意味着更高的含金量。但心通目前的5款经导管二尖瓣产品大部分仍然处于临床试验前期阶段,距离商业化模式的跑通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中间庞大的研发投入也将给心通医疗带来持续性的业绩压力。

总而言之,但从招股书数据以及微创心通医疗所处的行业环境来看,公司目前的境地并不乐观,亏损与日俱增、撼动先行者地位宛如蚍蜉撼树,如果能够成功登陆港股市场,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心通的资金压力,但想要通过资本撬动更高的回报率,心通医疗或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