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如何走上直播带货的?揭秘“口红一哥”李佳琦的背后

时间:2020-06-22 16:35:10       来源:社会趣闻录

提及李佳琦想必很多女生都非常熟悉,他现在不仅是被称为“口红一哥”的美妆博主,而且在娱乐圈内也是大红人,曾与很多明星一起出席活动带货。每次都有很多大牌明星空降李佳琦直播间,吸引无数粉丝前来围观。

12月4日,李佳琦的直播间迎来两位当红明星胡歌.桂纶镁,为胡歌的新电影《车站的聚会》在直播间售卖电影票!这部电影讲述了偷车团伙头目周泽农,在重金悬赏下走上逃亡之路,艰难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是一部值得让人期待电影了。在直播间胡歌用武汉话模仿李佳琦经典语录进行新电影宣传,“所有的姑娘啊,我跟你们讲,我滴妈呀,太好看了吧,OMG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喜欢的,快到李佳琦的直播间买电影票,再不买票就没有了”,胡歌这波操作实在太亮眼了!当场就被抢空了25万多张电影票,胡歌和李佳琦两人在直播间同框,相信很多粉丝都过足了眼球!

2018年9月,李佳琦

李佳琦,1992年出生于湖南,妈妈是小学老师,爸爸在银行系统工作,家庭条件还算可以,但也不是大富大贵.

2011年,19岁的李佳琦考入考入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专业,在大三空闲的时候开始找兼职工作,在一次排舞中表突出,他获得了去欧莱雅柜台实习的机会,开始接触他“一哥”的道路上。

男生做这样的工作是有点另类的,但他非常热爱这份工作,也很努力学习,所以他的专业能力和销售额都有很快的提升。其中有一段时间因为顾客并不愿意直接试色柜台的样品口红,他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嘴巴为顾客试色,因此他的专柜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从实习加上正式员工,他在欧莱雅的柜台,日复一日的做柜哥,可是整整做了3年,用三年时间证明了一个专业的工作水平。

2015年成立的网红孵化机构“美ONE”看到了直播的机会,于是在2016年底联合欧莱雅发起了「BA网红化」的项目,BA就是美容顾问Beauty Adviser,通常就是指化妆品专柜的导购。欧莱雅一共有200多名BA,项目只需要5个女生2个男生,李佳琦由于出色的专业技能和销售能力被选中。三个月后,项目结束,只有李佳琦留下了,据美ONE的老板回忆,不是李佳琦表现最出色,而是只有他信了做主播这件事,其他六个人都选择继续回线下专柜,因为那是一份确定性的收入,而留下做直播,无限的可能。

2016年底,网红机构美ONE提出“BA网红化”,随后欧莱雅集团与美ONE一拍即合,尝试举办了“BA网红化”的直播项目比赛。作为BA中销冠的李佳琦获得了参赛资格,随后凭借出色的能力在比赛中脱颖而出,最终签约美ONE成为一名美妆达人!

在第一次直播,李佳琦说:“我可紧张了,我准备了一个晚上,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助理,没有同事帮忙,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做,包括产品整理,它的文案,它为什么好,都是我一个人去整理,上播的头一天晚上睡觉都睡不好,一直在做梦我第二天给他们讲什么内容。

在这个行业是需要直播面对顾客的,他需要一边演示一边讲解,一边盯着一个手机看直播人数的变化以判断现在的产品是否受欢迎然后随机应变是不是要更快得播下一款产品,一遍要盯着实时的销售数据,提醒上链接、补货、再补货,一边看海量弹幕及时回应一些问题和质疑,同时还要不停的预告后面的产品,因为一场直播总计要卖十几甚至几十款产品。光听这些就一个头两个大,这是需要多么强的专业水平呢?

体力和精力也需要你够强,直播要始终保持高昂的精神状态,李佳琦需要每天直播保持三四个小时,一般人就是三分钟热度吧!

曾经有人以为像李佳琦这样的网红都是炒作出来的,直到一个公司跟李佳琦合作过一次后,印象大为改观

他们公司是做化妆品的,品牌代言人是一个明星,老板为了卖货,希望让这个明星和李佳琦配合一次,最初明星可能觉得跟网红合作,掉身价,不同意,最后好说歹说在活动前两天签约了。

因为准备时间短,细节和台词都没准备得很好,不过这个明星纵横娱乐圈多年,即兴发挥能力很强,不看台本也没问题,但是到了后面宣传产品的环节就不行了,来来回回就那几句话。

李佳琦就完全不同,有梗有料,产品卖点,功能优势,张口就来,不管怎么发挥,处处不离产品,最终效果很好。

那位明星已经跟公司合作好几次了,而李佳琦是第一次合作,结果后者秒杀前者。

如今每天有将近6万场直播,过百万粉丝的也超过1200人,他们平均每年直播数都超过300场,单场直播平均8小时,为的就是争夺整个平台的流量。

平台给不给你流量看什么?

现在是看数据时代,整个直播每天6万场,只有12个小二在管,他们靠什么管?160多项数据,包括播放时长,成交率,客单价、销售额等等。

李佳琦不敢休息:你今天不播,你的粉丝可能就被别的粉丝吸引过去了,第二天可能他就不来看你了。

任何一个行业的钱,都不好赚,越是看起来好赚的,竞争和撕杀越厉害,李佳琦要保住位置,很难,直播是一个江湖,升级打怪,一层一层往上爬,争夺位置和资源,这才是真相。

作为湖南人,他放弃了吃过辣的食物,放弃了喝白酒,只为保护嘴唇,而且只要不吃饭时他都要涂厚厚的唇膏,10天不到就能用完一支。

做主播的第一年,除了同事带他出去吃过两顿饭之外,李佳琦没有出过门吃饭,第二年也差不多,吃过的餐厅一只手能数得过来,基本都是订外卖。

他放弃了休息,最累的时候,播到眼睛已经闭上,嘴还在介绍产品,打盹惊醒后,他让小助理帮他打来一盆凉水,大冬天双手扎进去提神,上半身继续若无其事的面对镜头。有时候他会给自己定目标,比如今天涨粉一万,如果做不到,就不下播。

2019年春节,李佳琦带着父母、姑姑到泰国度假,终于舍得拿出时间来休息一下,结果没过两天就慌了,“我觉得要完蛋了,我的粉丝可能已经跑了”,然后他继续在酒店开直播。最后他也不休息了,整天都在逛免税店,研究美妆产品,回国后也不过春节了,直接飞到上海重新投入工作。

李佳琦放弃了私人生活,他没有朋友,他说:我以前做柜员时是那种,只要想出去玩,就叫一大帮朋友来陪你玩的,但是现在,我身边几乎没有任何朋友,我只有同事,我身边跟的,只有同事。

身边的同事说:你干嘛要这么虐自己,你可以在手上试试就可以看见结果了!

李佳琦直言说道:口红在手上的质感,和在嘴巴上的质感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不想那样去敷衍我的粉丝。因为这是我的工作,你没有必要去因为我的工作而可怜我。我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能赚钱,这也是我的一部分的收益,对,所以我会跟他们说这个不是你可怜李佳琦的点,对,这是我的工作而已。

在成功的道路上,必然是要付出极大的努力的。